欽悠ღ

根本沒有意義

【叶皓】多年心緒

這是一篇求而不得的雙向暗戀的故事。

BGM請搭配“星月神話”

結局……自由…心證?

因為不是很想透劇,總之看下去之前請做足心理準備。

偏向意識流,寫到後面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寫什麼了Orz

所有OOC都在我。

——♡——

 

外頭的雨劈哩啪啦下個不停,綿綿密密猶如人的思緒。

葉修坐在桌前,難得的面前不是顯示著榮耀畫面的屏幕,而是疊得整整齊齊的記事本以及攤開於本子上的書信。

這幾本書是葉秋轉交給他的,放在一個精緻的鐵盒內。葉秋說他在天橋上偶遇了正撐著傘,看著因為大雨而波濤洶涌的河川的劉皓。由於葉修重登榮耀的原因而鬧得沸沸揚揚的事件,導致葉秋對這人也有點印象,當然是不好的面向,但確實劉皓的容貌在他心中早已留下痕跡。

不知出於甚麼心態,葉秋走過去向他打了聲招呼。那人回頭看向他,臉上掛著靜默又淡然地笑,有些發白的唇輕啟吐出兩個字:"葉秋。"裏頭沒有頓點遲疑,就像早已知曉葉修有個同卵雙胞胎的弟弟一般。但這不可能,葉修與他之間的關係職業圈裡也只有少部分人清楚,更何況是早已與葉修形同陌路的劉皓了。

葉秋有些遲疑,但對面的人並未理會面色困惑的他,劉皓側頭又看了眼滾滾河川,然後遞出了右手。直到這時葉秋才注意到劉皓原先彎曲在胸前的臂彎中所躺著的物品,那是一個有著一對比翼鳥圖案且色彩艷麗的鐵盒。

"幫我把這個交給你哥。哈,真是便宜他了。"

葉秋想質問你憑什麼那麼篤定我就會幫你送,你那裏面不會是危險物品吧等等。但當他直視劉皓那雙清澈又似乎有些飄渺的眼眸時,葉秋發覺自己一個『不』字都吐不出來。等他下意識接過那個鐵盒再回過神,天橋上早已沒有那個在綿綿細雨下撐著傘遺世而獨立的人了。

最後鐵盒實際上來說並不是葉秋親自交給葉修的。得到一個意味不明的盒子,葉秋其實也好奇裡面到底放了些甚麼。於是他回到家後脫下西裝外套就坐在客廳沙發上開始嘗試著要將它打開,然而儘管盒子上並未上鎖,但他不管怎麼樣就是開不了。

"呦,做什麼呢,笨蛋弟弟?"難得回家的葉修路過葉秋就見他拿著個鐵盒在那邊奮鬥,不猶得起了些興致。

順手撈過後收到葉秋一個憤怒的瞪視,葉修呵了聲,一手拖著盒子一手放在上盤一掀。葉秋那句:"我之前掀過了,根本打不開。"最後堵在了嗓子眼不上不下的,他顫著手指著葉修好半天才吐出一句話來:"你、你怎麼打開的?!"

葉修怪異的看了他一點,眼神中涵蓋著:"盒子沒鎖,怎麼打不開。是不是病了啊。"等關愛情緒。

葉秋、葉秋氣到完全不想跟他說話了。

重重哼了聲,葉秋扭過臉按開了電視機,一副不想理葉修的模樣。

“生氣啦。”葉修合上蓋子單手抱在懷裡,順便柔亂了葉秋整齊的頭髮,然後伴隨著葉秋的罵聲回到自己的房間。

等葉修帶著好奇將盒子內的東西拿出來後,才意識到鐵盒意味著什麼。

他沉默的在椅上坐下,將疊成一疊的筆記取過,一本本翻看起來。

 

劉皓是個怎麼樣的人?

如果問還是小隊長的葉秋,他會回答你:“是個很可愛又認真的孩子。”

而還是葉秋的葉修會嘲諷的笑著說:“雖然哥不知道他是怎麼歪成現在這個樣子,但敢怒不敢言的樣子看著還是挺順眼的。”

至於第十賽季的葉修嘛,他眼裡是藏不盡的複雜,然後你便會看見他掩在煙霧下卻沒法全部遮去的略微苦澀的笑。“孩子大了,該自己飛了。”

那段時間是兩人最後的交集,儘管當初說著放任他在那條路上一去不回,可到了現在葉修仍然無法控制自己不去想,劉皓到底過的怎麼樣了。但終究沒有理由去在意了不是嗎,反正另一個人也不在乎他的關心。

這是葉修這些年來的堅持,然而面前這一大疊日記卻在將那所謂的堅持撕成一片又一片,再揉成一團扔到海底深處,分崩離析。

 

葉修從沒忘記在嘉世所遭遇的一切,更沒忘記和成員們相處的點點滴滴。

不管壞的、好的、快樂或傷心,那都是構成現在的他的一部分,理所當然不是說放就放。很多人都說,人要向前看,但不正視那些過往曾經,到頭來也不過就是重蹈覆轍罷了。

所以儘管葉修看的很開,卻不代表他拋棄了在嘉世的那段歲月。

劉皓在裡頭佔據了很大的一部份,當然有一部份是因為那是他欽點的副隊長,但主要還是因為那個葉修一直沒說出口的理由。

劉皓是他這麼多年裡,認真的喜歡了那麼多年的人。

也或許,這份感情早在他沒注意到時便已升級成了“”。只是葉修自己不願意也不能去承認這一點。

最初是怎麼開始的葉修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但可以很確定的是,當他注意到時他已經隨時隨地會關注著劉皓的作為,注意他的小動作和那些私下的埋怨。

他當然都知道。知道劉皓對他的不滿,也知道陶軒的計畫。但那時他只是有點恨鐵不成鋼,氣劉皓的分心又氣劉皓這樣對待自己的職業生涯。

也因此最後的結局在所難免。

葉修將自己的感情鎖入盒內,束之高閣。假裝曾經的心痛如今的疲憊不過是夢裡的曇花一現,不真實也不存在。

而如今……

過往的點點滴滴被以另一個口吻另一個視角書寫描述。

葉修感覺到被他重重落鎖早已生灰生鏽的盒子,正在緩慢的掙脫束縛,努力的想蹭到他眼前,讓他看看佈滿光華的內裡。

日記中的文字,乾淨漂亮。在最開始時懷滿雀躍與小心翼翼,可以想見書寫人當時有多麼開心,卻又是如何忐忑不安。另外還記載了一堆自己的不足及需要檢討的地方。

葉修記得,那段時間的劉皓由於剛接任副隊長職務,還沒辦法調適好,所以總是自行加練到很晚,非得葉修去叫人,才一臉慌張的道歉關機,乖乖的回去休息。

正是因為這些細瑣又不自知的動作,才更讓葉修在往後的日子裡,不會被覆蓋於其上的假面所欺騙吧。畢竟劉皓內裡終究是那麼好的人……

翻到第三本時陰暗開始在文字間漫延,不是一般意義上的惡言惡語,也並非劉皓所讓人誤解的惡毒。而是更加不知所錯,從而轉換成的陰霾。字裡行間的急迫與不斷重複的語句,諸如【我不明白、該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該死該死該死】以及【我到底哪裡做的不好,我明明都那麼努力了!、為什麼不能正眼看我一眼!、葉隊是不是很討厭我……】等等,通篇看下來帶給人的壓迫性及絕望避無可避。葉修疲憊的按上晴明穴。

大約是在第六賽季期間,葉修開始觀察到劉皓在例常訓練及賽場上不時會分心。每次葉修都會指出劉皓這麼做的不對,希望他能意識到如果沒有一門心思在比賽場上,只會越來越跟不上其他人的腳步,最終只能被時間剔除出榮耀這片舞台。

每一次的勸導,每一次都伴隨著冀望的落空而終。

葉修是人,也是會累的。

所以最後的放任態度在所難免,然而儘管如此,他仍然無法真的置之不理。

現在面對所有問題的答案,葉修實在不能形容自己內心的複雜。

費了那麼大的苦心,卻被人認為是處心積慮的針對…這實再是……

那些葉修所以為的善意,卻是將劉皓往深淵推的主因。這是葉修再怎麼樣都沒意料到的。

真想撬開他的腦袋看看他到底都在想些什麼。葉修暗腹。

而後他終究還是忍不住點燃了一根烟,靠在椅背上抽了起來。

 

葉修在思考人生。都快要懷疑自己是不是在對人處事上實在太讓人費解。

但明明那群傢伙就一個個都明兒通透啊,怎麼偏偏,嘖。

誰讓哥喜歡呢……

抽完一根煙的葉修歎了口氣,繼續窩回去讀還沒看到一半的日記本。

 

越後面的日記,更加陰鬱難堪。文字也不再只是原先的乾淨清秀,有時候會潦草用力到基乎將紙錯破,如同發洩一般怒吼著。

【希望能更加受到重視。】

每一筆每一畫似乎都在訴說著不甘。

葉修就這樣在其中望見了劉皓不屈的靈魂。

然而更往後,那些不甘那些痛苦,全都沉寂下來。如同黯淡的星辰,不再有任何一絲光亮。就像是,已經接受了事實。

呼嘯時期嗎……

葉修修長漂亮的指尖劃過那一行行文字,內心苦澀。

一頁翻過一頁,時間來到劉皓退役後。

那是葉修不了解也沒有接觸過的時間。他們已經失聯很久了,他甚至不清楚劉皓現在住在哪,在做些什麼。

現在有這個機會去了解那段時光,葉修反倒有些恐懼。

他現在過的好嗎?是不是已經放下過去的一切了?會不會想再見到他?

哥害怕面對這些答案。葉修想,要是被那群前職業選手知道他現在的踟躇,不被笑死簡直對不起那群傢伙。

喝了幾口水,葉修才定下決心。

 

情況比他預料的更加糟糕……

劉皓過的好嗎……?

答案昭然若揭。

那份疼那份痛,那份被壓抑已久的精神,早就已經到達極限。

他只是沒說出來也沒表現出來,在那份笑靨下是被掩藏的憤恨與不滿,然而從未有人發現藏在這些負面情緒下,更深處的脆弱。

葉修以往或許會注意到,然而在他們分道揚鑣後……

事情演變到這個局面,又能怪的了誰?

退役後的劉皓,不再抱怨任何不順也不再發洩任何不滿,他只是寫下了或許這一生中永遠也不會向任何人承認的悔恨。

回顧過去,發現當初的盲目,也發現自己有多傻。

【人生中做過的蠢事不少,但做到他這個地步的可不多,簡直到了可笑的地步。】

這是第十一本日記本一開頭所書寫的文字。

看著這樣的劉皓,葉修實在是很想抱抱他,告訴他:“你所做出的選擇,都是有意義的,一點也不可笑。”然而他只能繼續做在電腦桌前,忍著心臟的抽痛繼續看下去。

如果說前面的文字在心境表述上是癲狂那在感情上無疑是小心內斂,就算是在自己的日記上也不敢寫的太明目張膽。小心翼翼的拽著藏著,唯恐誰不小心窺視到這一方天地。

如今卻像是急著傾訴一般,情感就像暴雨,衝擊得葉修猝不及防。

猶如潘朵拉的魔盒,曾經你不知曉內裡,如今開啟後,卻是不知怎麼面對的現實。

葉修有些不知所措,不是說他不能接受劉皓這般深沉的愛戀,畢竟這也是他這麼多年來一直在期盼的回應。只是,明明就應該是美好而甜蜜的愛情,卻發展成讓兩人都避之而唯恐不及的存在…這個結又該如何解呢?

又叼了一根煙的葉修沒思考太久便下了定論。

【先恢復聯繫再說吧。】

這麼決定的葉修看到了一行非常突兀的文字。

「西元xxxx年 1月1日

確診病因為CGL(慢性粒細胞性白血並),已邁入加速期。」

簡單的幾行字,卻與整頁的書寫格格不入。乾淨整潔,這種模式是在第四本日記後葉修便沒有再見到過的。更重要的是,在字體旁還存留著無數刮痕,就像要將字抹掉卻無法做到的樣子。

葉修的直覺帶給他強烈的不安,他的閱讀速度不自覺的加快。

躍於紙上的卻是更加平淡的回憶與一些例常瑣事,懷念的情緒同樣也感染著葉修,然而清秀的字體無時無刻都在提醒著劉皓每況愈下的情況。

葉修不知道那些字體是怎麼來的,很明顯劉皓很想抹消掉那些記錄著他身體情況的資訊,卻毫無辦法。

心臟就像要被扯裂般疼痛,腦袋裡嗡嗡作響,葉修卻依舊死命掙扎的想看到末尾。

儘管結局已經如此清晰明瞭。

當翻到最後一頁時,一封信印入眼簾。

 

信是特地寫給葉修的,裡面講述著他年少時來不及說出口的欽慕,以及被批評後的不甘與難受,在最後則是放下後的輕鬆。

整封信就像那麼多年日記的濃縮,葉修腦海不由自主的浮現發著燒的劉皓,坐在病床上書寫著這樣的一封信,臉上掛著一抹淺而淡的笑。

他發現,自己非常不喜歡這個畫面。

 

一個月過後,在興欣完全心不在焉且煙更加不離手的葉修,終於被受不了的隊員以著關心的名義趕回家休養。

那天依舊是個雨天,撐著傘漫不經心往回家路走的葉修,在那條橋上看見了這一個月裡不斷侵蝕著他腦海的身影。

葉修猛的停住腳步,沉悶的情緒在空氣中漫延。

最先開口的是葉修:“你到底是誰?”

那人轉過身來直視著葉修,笑了起來。

“你問我是誰。答案不是很明顯嗎,我是劉皓。”

他說的是是而非,就在葉修張口打算反駁這個險而易見的謊言時,那人繼續說道:“我是劉皓,這點毫無疑問。只是並不是你所認識的那位。”

“雙重人格?”

“哈,那你覺得我是人是鬼?”對葉修的第一反應,“劉皓”嗤笑道。

“欺負哥書讀的少嗎。那些記錄是你寫的。”葉修吐出一口煙,提出的疑問卻是個肯定句。

“對。那畢竟是【我】,他不在乎自己的病情,但我卻覺得不能置之不理。

人的一生十分短暫,我自己是沒那個閒功夫去記錄自己的死,但現在卻不一樣。既然我有那個空閒那個機會,至少得留個念想不是?”

對於這番話葉修抓住的不是去吐槽“念想”這個用詞,而是……

“自己的死?”

“劉皓”眨了眨眼,“別計較這些細節,葉修。重要的是你到底是怎麼想的?劉皓曾經叫我把日記全扔進河裡,讓他的那些過往就此封存,但我最終將【他】給了你。”

“你想怎麼做呢?也同樣放下嗎?畢竟逝者已矣,來著可追……不是嗎?”

對於這個問題,葉修沉默很久。但當他抬起眼簾看向面前的人時,“劉皓”已經知道了他的答案。

“哥不會放手。哪怕所有的事情都已經過去,儘管我所愛之人早已逝去。但因為這些日記,讓我更加接近他的內裡,甚至觸碰他的脆弱。”

“劉皓,喜歡上一個人呢,不是說不愛就不愛的。哪怕痛苦,哥也會繼續走下去。”

這麼說著的葉修,在綿綿細雨中看起來那麼悲傷卻又如此耀眼。

 

“劉皓”望著葉修的背影,終究沒將那句話說出口。

錯過的事,無論如何追尋、再怎麼努力靠近,最終也不過是從指尖留走的沙,什麼也獲得不了,徒留遺憾,又有什麼好堅持的呢。

但愛情本來就是這麼不可理喻的一件事,不是嗎。

——End——

 

那個病是百科來的,完全沒學術關係,求不挑毛病。

說明一下,這裡出現的劉皓其實是我另一篇的劉皓,簡單來說就是不同時空的劉皓吧。這位知道的比較多也看的比較多。所以個性上較於沉穩。(原本想在文裡做解釋,但莫名其妙就發展成這樣了Orz我也沒辦法)

在主世界劉皓退役後才出現在他身邊的,也是陪伴劉皓到最後的人。

葉修的堅持和劉皓的放手,其實都是愛人的一種選擇命題,沒有對或錯,也沒有好與不好。全單看個人覺得那種才真正是他想要的。

 


【叶皓】鱼与熊掌不可兼得(上)

架空文,私/设很多私/设超多多到很可怕的地步,刘皓身份特殊,经历也很特殊(甚至可以说痛苦?)喻文州和刘皓关系很好是有原因的。

里面有自创角(为了背黑锅),除了陶轩和自创角之外不黑任何人,每个人所做的事情都很伟大,承担的东西也各自不同,但信念永远一致。

所有设定在整篇中会慢慢接露,但我还没写完...结局和流程我已经想好了,就是还没写完,原本打算等写完再一次发上来,但这篇真的拖很久了,拖越久我越不确定我写不写得完。

这篇文可以算是我的私心,也可以算是我想表达的我对刘皓的爱和他的美好。当然刘皓永远属于叶修。

另外,不管文里究竟发生了甚么,请永远要相信。这篇文是HE,就算它曾经不是,但它现在已经掰回来了,请放心观看。

PS.有些地方有小框框标示数字,代/表有解释。全放最后面了。

PSS.由于是繁体直接转简体,可能会有些地方有小问题,请见谅。

以上,如果接受的话再看下去。

--ღ--

鍵接走評論(我去你的敏感詞)


【翔皓】早以不再相同

此文架设在刘皓已经经历过无数多便嘉世覆灭兴欣崛起的过程,也无数次被转手到呼啸,并且名声一直都不太好。

算是个平行世界,但孙翔有点例外状况。

里面的刘皓有点冷静过头,但实际上还是那个对事情执着到会不择手段的人,只是这次他执着的点已经不同了。

只是想证明孙翔和刘皓这样的组合同样能撑起嘉世。(本意只想打刘皓最开始对孙翔说的那两串话。

以上,接受的话再往下看

──ღ──

刘皓是看着叶秋离开的,没特意去训练室嘲讽叶秋,而是就这样站在没开灯的房中看着那融入黑暗的背影。

他知道他会以全新的姿态回来的,再度登顶荣耀。

刘皓讽刺的笑了笑,这么多年过去他早就累了。

留在嘉世,证明一切都已不同或许是个不错的选择。

所以在孙翔坐上那个位置,嚣张的不可一世时。刘皓特地在训练后敲开他的房门。

看着孙翔一脸不耐却没说什么的把他迎进去后,刘皓笑了起来。不同于先前那官方过头的笑又不是那种令人厌恶的讥笑。干干净净的让人晃神。

与之不同的是他说出口的那一番冷过头的话。

「孙翔,我只说一次,你好好想清楚。现在的嘉世就是一盘散沙,乱得让人难以想象,以你现在这样心高气傲、勇不服输的个性在这里根本讨不得好。你觉得大家都在讨好你?对,他们就是在讨好你,把你捧的越高也就摔的越惨。你越特立独行就越难融入这里,叶秋就算走了你觉得他的积威就不在了?怎么可能。你肯定觉得自己比叶秋更好更能将嘉世带向顶峰。哈,当你有这个想法的时候,就表示嘉世一点也不适合你。」刘皓站在那,居高临下看着坐在计算机椅上的孙翔,没去管脸色越来越难的看的孙翔自顾自说着。

「你到底想说什么!」握紧的拳看似就要往刘皓脸上招呼,却被死死抑制住。

「嘉世现在需要的是一个不被叶秋影响,愿意花更多时间理解队员来达到更好配合的队长。我们需要脱离叶秋的阴影,才能在这赛季有所不同,不然一切根本只是白搭。所以如果你想继续以这样的姿态带领嘉世,不如早点选择下家,嘉世可容不下你这尊大神。而如果你愿意继续带着这样的嘉世脱胎换骨,那就收敛你的自满,留着那一身傲骨,不焦不躁,稳扎稳打。我会尽我所能协助你。」

面对这一连串话,孙翔沉默了。嘉世的情况或许比他预料的还要糟糕。他可能最后被人坑了也不知道。

但谁怕谁!

孙翔眼中浮现战意,拳头握紧又松开,「我绝对会把嘉世带向顶峰,你等着看吧!」

 

然后事情慢慢上了正轨,刘皓这次没带着职业选手去挑衅叶秋,也没让孙翔到网游去影响心境。

他们根本没多少时间,嘉世还有很多地方需要改善,队员的配合、战术安排,在常规赛由于磨合期成绩不高不低,但也不错了。

期间的全明星孙翔只是坐着看唐昊以下克上,看着王杰希为了微草如何苦心积虑,看着为了让唐柔收手而上场打出龙抬头的叶秋。

眼中战火燃烧,却紧咬着牙不动声色。只因为他还记得那句“不骄不躁,稳扎稳打”,都发过话了,就算再难耐也得忍。

迟早他会捧着奖杯站上顶端,笑着证明自己的能耐。

战后检讨基本由刘皓进行分析,没再带着那完美的表情与和事佬的语气,就像揭露一部份的自我,对每人的表现不偏不倚。

嘉世队员对此非常惊讶,只有孙翔一脸淡定。

若是有人问他为什么那么冷静,看到平常和蔼可亲的副队这么不留情面不觉得奇怪吗?孙翔绝对会撇撇嘴表示,那是因为你们都没看过他真正不留情面的样子。

最后嘉世如预料中一样没能进入季后赛,但也没沦落到需要去打挑战赛。

孙翔不愧是最佳新人,这段期间他的打法已经渐渐稳定下来,也把那些刻意学习叶秋的手法转换成自己的习惯。这样的转换过程中他才渐渐理解刘皓那番话内在的意思,叶秋从来不是重点,他可以仰望也可以追赶,但所有的东西如果不成为自己的就毫无意义,重要的永远只有自己,应该想着自己如何更进一步,而不是想着我会了你会的。

 

被恶梦惊醒的孙翔脑袋混乱成一片,到底梦到了什么已经不记得了,只记得那种被推入深渊的坠落感。

抹了一把额上的汗,吐出一口浊气,不愿继续睡下去的感觉充斥全身,在床上又躺了一阵子孙翔才从床上起身,打算去倒杯水喝。

装完水正边走边喝往寝室挪去时路过训练室,清醒一点的脑袋才意识到里头的灯这时还开着有点莫名,出于好奇心及一丝疑惑,孙翔推开了训练室的门。

然后就看见刘皓戴着耳机趴在桌上睡着了,手臂下还押了几张纸。

皱了皱眉,孙翔走过去刚抬手想将人推醒却愣住了。

刘皓最后那句话他听进了心里,却不了解其中那深重的涵义。他原本以为的不过是帮助他快速融入嘉世并且尽量将已经松懈的嘉世成员拉回最完美的状态,虽然疑惑过刘皓的战术水平是从哪来的,却自顾自的认为应该是待在叶秋身边太久而培养出来的。

直到现在他才明白--

刘皓到底在这方面下了多大的苦心。

世界上没有蠢才,只有不懂努力而无知的人。只要愿意花费更多心力更多时间,哪怕再困难也会有熟练的一天。

看着还拨放着的第六赛季总冠军赛视频,及桌上那些满是字迹的纸,孙翔心情非常复杂。

最终他还是没有叫醒刘皓,只是俯身暂停了视频,拿起披在椅上的外套给他盖上,离开训练室时顺手关了灯,等回到寝室才发现不小心将水杯落在了那。孙翔顿了顿决定明天再拿吧就又躺回去继续睡了。

隔天一早进到训练室时,孙翔下意识往刘皓的位置上看,只见那人已经在做着例常训练了。原先散乱的纸被迭好放在一旁,孙翔帮他披上的外套也再度回到椅背上。

随口打了招呼并收到一句:“早上好,孙队。”后,孙翔若无其事的走向自己的位置,却看到他忘在刘皓桌上的杯子已经被洗干净顺带擦干的放置在自己桌上。

摸了摸杯缘,强压下再度看向刘皓的冲动,孙翔将杯子推到左上角顺势坐了下来,开始惯常的练习。

从那天起,孙翔自动延长了原本就自发加训的时间,完成后就凑到刘皓身边和他一同分析视频。

第一次时刘皓只是盯着他看了一阵子,最后什么也没有说开始向他解释起自己对于这次团队赛的看法。

之后这样的相处模式就变成了日常。

而每当孙翔意识到时间有点晚之后,就会直接夺过鼠标关掉视频催刘皓快点去休息。

如果不催的话他就只会一遍又一遍没完没了。

就算是夏休期也不待这样玩的!

 

第九赛季开打,嘉世最终离四强只一步之遥。他们向所有人证明了尽管叶秋已经不在,嘉世依旧有能耐能与之争锋,只要给他们更多时间,迟早有一天冠军会再度入手!

一切都按着刘皓的剧本走,却又有些超出他的掌控,尤其是孙翔。

一早就和陶轩分析过利弊以此让他愿意和苏沐橙解约,就是为了避免节外生枝,就算早就清楚以苏沐橙的选手素养在合约期间不会有问题,但反正她终究会离开嘉世成为兴欣的一员,不如早点解约让嘉世成员更早稳定下来较为妥当。

现在稳定的嘉世也确实证明他的做法没有问题,但孙翔……刘皓不是很确定了。

不是指孙翔不好,实际上是好过头了。嘉世没有孙翔或许这赛季根本走不到这里,但看着这样的孙翔刘皓的良心难得的隐隐作痛。

思量许久甚至划破了几张纸,完全无法专注的刘皓气的摔了笔,最后总算在看到轮回夺冠后下定了决心。

他在深更半夜敲响了孙翔的门,门没一下便被推开,全身热气的孙翔配上那头服贴在颈后的头发,竟意外的让人感到温顺。

“有事?”一手拿着毛巾往头上招呼的孙翔有些困倦的问。

没事大半夜洗什么澡?

疑惑没问出口,刘皓只是一个劲盯着他瞧,连脸上一惯的笑意都消失无踪。

孙翔好像有哪里不一样了,但他又说不清是哪里产生了变化。这对以后是不是会有一定的影响?……现在都还不确定谈什么以后。

沉默在两人间蔓延,首先受不了的是孙翔。他啧了一声把门推的更开不满的问道:“你到底要不要进来?”

“抱歉抱歉哈,不小心走神了,您别计较,那孙队我就打扰了。”

恭谦的语气让孙翔在转回身要往里走时睨了刘皓一眼,他已经很久没有听过刘皓这种近似于讨好的语气。不,应该说他完全没有被刘皓这样对待过,从一开始的开诚布公起,在外的态度虽然一直足够礼貌,但却从来不像现在这个流于表面的客套低微,让他觉得恶心。

大步的走向桌边,孙翔一甩手将毛巾披到椅背上,再一把拉过椅子面向门坐了下去,“到底什么事,可以说了吧?”一副大爷样。

关好门的刘皓走到离孙翔不近不远的位置,刚开口说了个“我…”字后便被孙翔粗暴的打断。

“别用那种口气跟我说话,恶不恶啊你。”一脸嫌弃的样子。

闭上眼深吸一口气,刘皓努力告诉自己要冷静要冷静,不跟小孩子计较。等再度睁开眼时,原先刻意表现出来的表象被抹去不少,刘皓也不管房间主人的意愿直接坐到了床上,有点像当初第一次敲开孙翔房门的样子。

“孙翔,你有没有想过。嘉世或许根本不是你最好的选择?你本来可以走的更远飞的更高,而不是被拘束在这里从底处慢慢爬。”

“那又怎样?既然我选择留在这里,当然有自信能达到那个高度!所以在哪个战队有什么差别,刘皓你不会忘了你当初怎么说的了吧?”

“我绝不会让嘉世最后只能黯然退场!”

听见这话刘皓的眼神闪了闪,“我理解了,队长都这么说了我们会努力配合的。”

关上门离开的刘皓快步走回自己房中,抓起桌上雕刻精美的水晶神像,不带迟疑的往地上砸。

之后又一连摔了好几个东西才冷静下来的刘皓坐定下来,翻开原先放置在书桌左上角的小本子。

记忆……融合。

因为他。

刘皓第一次认真审视起自己对于孙翔的感觉,然后他才意识到,或许一开始只是为了给自己定个目标,才决定看看嘉世能不能撑过第八赛季。但自从在孙翔面前暴露本性后,他在自己心中的位置已经有微妙的不同。

至于现在……假装起来的笑和语调连自身都觉得硬隔,被孙翔直接了当说恶心时也只觉得自己的苦心都被白白浪费了。

决定要疏离是为了还有更好选择的孙翔还是为了已经动摇的自己?

希望嘉世能夺冠是因为执着还是因为孙翔?

刘皓觉得简直不能更悲摧。

 

在刘皓看清自我后他们的相处依旧没有太大的变化,孙翔关于另一个时间线的记忆正在缓慢变得更深入清晰。

对于另一份记忆中的刘皓,孙翔并没有当一回事,里头的真真假假通过这段时日的相处他能看得分明,但真正重要的难道不是眼前的人吗?过去啊记忆啊什么的远远比不过他所认识到的来得真实。所以以前的刘皓是怎样的他不想管,也没有意义。

同时“脱离叶秋的阴影,才能有所不同。”这句话被孙翔埋入心底,他发誓绝不重蹈覆辙,而他觉得他目前做的不错。

嘉世是在第十二赛季打入总决赛的,最后一场比赛刘皓没能参加。

一场抢劫让他的手不小心扭伤,跟他一起出去采买的孙翔立刻就窜了出去,压着小偷谩骂出声。刘皓摸着手腕冷眼旁观,心里却已经将此人来回扎了无数万次。

等警察来后孙翔简单做了笔录并商量好之后再去警局做完整笔录后,直接拉着刘皓招呼出租车往医院赶去。

索性经过检查后,只是需要静养一段时间,并没有大碍。

刘皓听完笑了笑说:“真可惜。”把心里那点阴影藏的更加深沉。

孙翔压着他的肩向他保证绝对会拿个冠军给他看。

所以当荣耀两个字跃上屏幕,解说员激动的说时隔九年嘉世总算再度夺冠时,刘皓坐在选手席上摸着手腕发自内心的笑了。

从比赛舱出来的孙翔第一时间扭头看向刘皓的方向,对他比了个耶的胜利手势,如此的意气风发。

握完手下了场,刘皓一个一个的击掌表示辛苦了,最后到了孙翔时才刚举起手,那人却直接抱了过来,下巴抵在他的肩上,“看吧,我说到做到。”语气里是掩不住的自豪。

刘皓原先因着他的动作而僵硬的身躯放松下来,“我看到了。”说着抬起一只手在他背后拍了拍。

其他人在耳边吵着也要抱抱被孙翔给驳回后,开始吵闹起来。

刘皓看着这样和乐的嘉世心里冒出一个疑问,

原来和战队一起获得冠军是这么开心的吗?

不在于个人而是以团队为一个基准,这才是整个比赛的精髓,才是历久不衰的执着原因。

这样的嘉世,或许能再走出一段不短的历史也不一定。

直到现在,刘皓才无比庆幸,当初那一瞬间闪过并被他抓住的想法。

 --end--

【叶皓】去他的令咒

﹝这都什么鬼玩意/去他的令咒﹞

人物OOC,各种设定上与逻辑上的问题都是我的锅rz别太介意啊啊,无视超多设定,毕竟只是一篇短小文?(要控制在500字以内真痛苦啊)

标题是朋友想的,觉得两个都很棒就留着啦~

-----

当刘皓意识到自己站在垃圾桶旁时整个人是懵逼的,他明明记得自己在宿舍内睡觉为什么一睁眼就站在这里了,面前那个小号的自己是搞毛?!

然后刘皓就眼睁睁看着小皓抬起右手说:「以两次令咒命之,不得做出不利于叶修之事。」

甚么鬼?!叶修谁?!

在光芒下刘皓望见那抹勾起的笑及响在耳边稚嫩的嗓音:「我可是在帮你。」

帮个屁!

接着年幼的自己一挥手,刘皓便回到自己所熟悉的房内。

然后刘皓发现他无法在队员前诋毁叶秋了,每次刚开口就被消音简直不能好。日常及团队赛的排挤大业无法进行,陶轩那边也没法交代。刘皓表示心累rz

最后变成自己也被排挤什么的刘皓表示自己甚么都不想说了。

跟着叶秋被赶出嘉世之后屈辱的接受叶秋的邀约,一起窝在网吧做起小网管。憋屈死了。

当知道叶秋就是叶修时,刘皓不知道摔了多少副免洗筷才平静下来。连摔会摔破的杯子也不能简直要气死。

兴欣创立后刘皓就算再不爽也只能规规矩矩打比赛,回来后关起门来各种作。

叶修对此完全不痛不痒甚至觉得很可爱,朋友圈看来基本是口嫌体正直没错了(关爱。

最后当兴欣夺冠,叶修接过冠军戒指套在刘皓手上时,刘皓深深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对。

没交往就求婚啊混蛋!

重点错啊,皓皓。

END


嗯,我原本只想了開頭w最近才開始補FZ的我覺得這梗真不錯啊。然後經過討論後就變成現在這個樣子了~感謝 @全糖不加冰 的各種神來一筆(咦w

不知道能不能擴寫,大概會整個很好玩(還剩一個令咒還沒用呢)被說可以拿來做最後手段,然後被人虧說「你也沒表面上表現得那麼討厭葉修嘛。」

總之還是要看之後怎麼樣,啊順便,大概沒表達出來。不過在本篇裡葉修一直以為他們在交往喔ww(人前人後的不同被當作是對自己人不用偽裝這樣,劉皓表示「不要亂解讀!混帳。」

感謝這次的策畫~覺得還有那麼多人愛著皓皓就好開心。

最後祝皓皓生日快樂!!(另一篇是趕不上了..我各種悲劇的作業啊rz